宝女林夕

沉迷HQ日影(圈地自萌)
常年掉线,慎fo

【金影】选择

*cp:金田一勇太郎×影山飞雄



一名叫做金田一的少年在国中时认识了同年级的影山飞雄。


影山对排球有着很强烈的喜欢,碰到球会很高兴,他那又大又圆的眼睛熠熠生辉。受他影响,金田一感到每天练习排球的时间很快乐。


金田一也因此越来越喜欢和他呆在一起。吃饭也好,上下学也好,影山的身边都少不了他。和他们同行的另一名少年是国见英,脑子十分聪慧,观察又细致,常常在金田一和影山闹别扭时做调剂。


站在排球场上的影山,通常会被旁人称赞脑子漂亮,但他在学习方面,就显得十分呆笨。往往没有人帮助仅靠自己是完全过不了考试。


国见在三人中学习最好,但他同时是一个怕麻烦的人,金田一虽说学习不算拔尖,但好在他是个热心的人,因此,能在考试前帮上影山的不是国见而是金田一。


真正帮影山做复习,金田一才发现,影山对上学习,脑子已经可以用愚蠢来形容。通常一个问题要讲几遍,并且只是换个数字的同类型题也能让他苦苦思考很久。如果是其他人,金田一也像国见一样甩手不干了,但是正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影山。



是影山的话就没问题。



金田一抱着这样念头,给影山打了无数次绿灯。



影山憧憬排球部的一个前辈。这位前辈打二传的位置,技术在同龄阶段数一数二,待人温和一直笑眯眯的说话,唯独对影山态度恶劣。


但影山好像并没有察觉,仍旧每天抱着球跑到那个前辈面前,乖巧的说:“请教我发球,及川前辈。”


当然回答他的就是名叫及川的前辈的请求驳回,顺带把他欺负一番。这是金田一每天最纠结一段时间。一方面,他想上去把影山拖离及川,让影山不被及川欺负,一方面又觉得这样做会显得自己没大没小。好在每次及川的竹马岩泉会了结及川欺负后辈的行为,让金田一不至于一直纠结。


及川岩泉等三年级生毕业后,金田一远离了是尊重前辈还是解救同伴的纠结。


但是升上二年级的影山也渐渐变得奇怪起来。


他变得一进球场气势就有所变化,他追求更精湛的技术,渴求更多的胜利,托出更快更高的托球。他目不斜视大步向前奔跑,忘了身旁的队友可能跟不上他的步伐。于是当他发现自己托出的高水准托球没有人能配合时,他又变得易怒。

紧皱的双眉,阴沉的脸,一切都和金田一刚认识的影山相差甚远。



当我能扣下你这个比上一次还要刁钻的托球时,我想得到的是你的赞扬,而不是怒喝!金田一时常这样想。但有时金田一又会想,如果自己有能力完全扣好影山托出的托球就好了。


但是影山好像已经丧失了表扬人的能力,而金田一的能力、其他队员的能力并不会突飞猛进。



球队的气氛就像被渐渐拉开的弓,紧绷着。



金田一私下时常劝影山上场时语气好一些,往往这时影山咬着包子不明所以的看回去。


我会注意的。谈过之后影山会这样回答金田一。


但是一踏上球场比赛,金田一就知道他已经把两人先前的谈话全都忘了。这样次数一多,金田一也不再说。




金田一比以往顺利的扣下一球得分,转头看,影山沉着脸思考,没有喜悦的表情。


稍微表扬一下不行吗?像国一那样。

金田一,好球!像这样说。



再快一点!

喂!

如果想赢的话就听我的!


影山更多的在说这种话。


这种任性的自信的话就像拉弦的手。




球场上的氛围影响到平时的生活,国见金田一还有影山三个人,随着影山频繁说出僵硬的命令式话语,一起回家的次数变得愈来愈少。甚至到三年级,别说是一起回家,对话都少的很。


好怀念以前的影山。金田一在被影山怒吼过后经常这样想。可越是这样想就越是对现状不满,渐渐的,他会和国见一起抱怨影山的苛刻。


不单单是他们两个,队伍里早就有人心存不满,也为此和影山争辩过许多次。起初有金田一做劝解,气氛会稍稍缓和,到后面,直接是两方直接起冲突。一有比赛,球队的神经就绷得很紧。
嘣!





不出所料,有一天,弦断了。




县预选决赛,对光仙学校。

第一局局末,金田一和其他部员一起把球队的指挥者——独自作战的二传手影山,抛弃了。


他们没有一个人去扣影山的托球,这是一种无声的控告,更是彻底的拒绝。



赛后,影山不甘心的离场。


国中毕业之前,因为彼此已经把立场摆明,社团活动的时候,部员们都不再听影山的使唤,甚至有时还会嘲讽的称呼影山为王者。


受县预选决赛的影响,影山没有收到排球强校白鸟泽的入学邀请。如果他想进入这个强校,就要通过入学考试。


先前说过,影山的学习很不好,仅靠自己去学习完全过不了,现在少了金田一的辅导,别说是白鸟泽这种名校,能考上稍微好一些的学校都算万幸。




金田一距国中毕业以后第一次见到影山,在他的学校青叶城西高校,他所在的排球部约的影山所在高中乌野排球部练习比赛。见影山稍长的刘海下黑沉沉的眼睛,与过去相似的表情让金田一忍不住呛声,王者是不是到新的地方去实行暴政了!


影山的回答让金田一感到陌生、惊讶。他很乖巧的应了声:噢。


脸上没有太多的阴霾。

打练习赛时更是让金田一震惊。


影山被队里那个副攻小子发球砸到脑袋,没有生气要换人;他还会道歉说:抱歉、是我的错;他那乱七八糟的传球乌野的副攻小子能完美的扣到。


影山在配合他人!



最惊讶的是影山竟然说:下次赢的人也会是我们。


我们,代表的是什么,金田一不是不懂,正是因为懂得,所以才会惊讶。

我们,是指包括影山他自己还有和他在一个社团的其他部员。


它代表着影山不再是以前是孤军奋战的影山,代表着影山已经有归属。



可恶,为什么我会这么不甘心!?



尽管得到了国见的安慰,金田一还是为心里说不明白的情绪感到难受。


金田一自身也是一个迟钝的人。

一直到高中联赛时,被及川一语戳中他的不甘心:本来站在影山身边的应该是你,而不是10号那个小不点。


金田一一阵慌张后,也在问自己:我是这样想的吗?


他的行动思维都告诉他,是的,你很在意。


因为在意,所以会和乌野的十号暗自较劲,会对影山的一切与此前不同的乖巧行为感到不满。


露出一脸高兴表情的影山,应该是对着自己说:
金田一,你做的真不错!



而不是对着那些才认识几个月的人敞开内心!



金田一焦躁的内心像是被藤曼绞紧,一些放在平时绝对不会出现的想法都盘旋在他的脑海里。


他想起国一的影山,纯真又率直。


金田一,我不会做这个题,教我一下。

谢谢啦金田一。

帮我抛一下球,金田一。

啊、金田一的诞辰啊!抱歉我忘记了!

......




为什么现在都不一样了?


站在影山身边和他一起欢笑的人为什么不是自己?

金田一又想起国三的影山,又骄傲又倔强又......孤单。

影山日复一日的练习排球,没有人给他开小灶给他做复习,他不时听见曾经的队友嘲讽的喊他:王者。


金田一恍然明白。

是能力不足也好,是心有不甘也好,先一步放开手的是自己,这样的自己要以什么立场和影山站在一同欢笑?



不要急金田一!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是的,不要急,既然当不了队友,那就作为对手好了!金田一暗下决心。如果成为实力相当的对手,得到的关注度会少吗?

不会吧!


“下次赢得人是我们!”金田一朝影山大喊。


【END】

评论(7)

热度(33)

©宝女林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