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女林夕

沉迷HQ日影(圈地自萌)
常年掉线,慎fo

一个人


*写在前面:日影←路人,以路人视角,第一人称。路人的大篇幅描写,日影是最终结局。

慎点!

祝食用愉快。


第一次注意到那个人是初中二年级的时候。

那时我刚结束社团活动,叼着在便利店买的肉包子啃得正欢,兴致一起就想吹个小曲,但因为嘴里塞满了食物,只能发出呜呜的气音。这并不影响我的心情。


让我不满的是,从巷子里传出来的咒骂声:“别以为及川前辈走了,你就可以这么嚣张,明明只是个低年级的小鬼,凭什么指使我们!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是受欺负一方的反驳,和我处于变声期的鸭公嗓不一样,这嗓音有些稚嫩。我停下正想离开的脚步,从背后的包里拿出棒球棒,朝巷子走去。

“不要装了臭小鬼,我真是忍你忍到极限了!”

“给他点教训!”几个人撸着袖子围上去,眼睛里露出得意且残忍的光。

“住手——!!!”

我用我的破嗓子狂喊一声,心想:武力值不够,气势总不能输了!

“这小子是谁?”“管他是谁!一起揍!”

我的想法是错的,不仅没有吓到他们,反而把他们激怒了。

他们的拳头用了十足的力气,尽管我拼命反抗,还是敌不过他们人多。肚子挨了几拳,疼得一阵阵痉挛,胃液都快要吐出来了。

被欺负的那个小子也被压着打。也是个倔强的人,几个拳头砸下去,哼都没哼两声,只是他好像习惯性的把手护在身后。

真是奇怪!难道正在挨打的人都会去观察另一个一同挨打的人?

他们尽兴后,满足的拍拍手扬长而去。还无耻的警告:“管住你们的嘴!”


所谓前辈,不是一个引领者吗?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打着前辈的旗号,去肆意妄为呢?

我成为前辈的时候一定不会这样做!

我这样想着,从地上慢慢站起来,顺便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身上的伤,但凡我走一步都疼的很,而且他们为了做那可笑的遮掩,出手的地方 都是看不到的部位。

挨打的小子还躺在地上,脸上灰扑扑,头发沾满了草屑与尘土,身体蜷在一起,微微有些颤抖。不远的墙角有一只沾了泥的大胖包子,他旁边的那个没啃上几口的包子已经被踩得稀巴烂。


可怜的肉包子,可怜的被排斥的小子,可怜的我……

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后,他看着我说了声谢谢。我说:“没什么,我也没帮到你。下次遇到这种事,还是不要傻傻的站在那里挨打了,赶紧走啊!”

他有些愣,很不能理解得说:“他们是社团的前辈,说有事情和我谈谈,虽然平时训练有点摩擦,但我不知道他们会这样做……”

这回换我愣住了,这小子他妈在逗我?!刚才那些人话里的怨气都突破天际了,平日态度肯定也不见的好,在他口中倒成了‘有点摩擦’!而且一群前辈的谈话,呵呵......

好吧,还是不做计较了,毕竟想想我也曾经这样傻过。

“总之你小心为好,我先走了。”我捡起地上的棒球棒和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事情发生的几天后我经过那个巷子的时候还会有些在意,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渐渐忘了这回事。



时间匆匆。


因为学习不太好的原因,国三的时候考取了离家不远的乌野高中。

乌野的男子校服是黑色立领,比其他校园的校服穿起来要帅气两分,这让我暗暗得意好长一段。

四月份入学时,我发现,班级里有个很打眼的家伙,叫做影山飞雄。

这家伙长得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凑在一起的一张脸还挺和谐,听说是打排球的,体格也是挺好,很招女生喜爱。

当一个男生他周围的女生都在讨论另一个男生,特别是这个男生还是在他旁边的时候,大多数的男生都会有意无意地用自身和那个男生进行对比。凑巧,我就是那大多数人。

我越是比较就越是觉得这个人真是太——蠢了!

你见过有人上课中翻着白眼还睡的香甜到流口水吗?

你见过有人在听女生表白的时候一脸茫然,女生哭着跑走几分钟后才开始脸红的吗?

你见过有人一脸凶狠的盯着自助贩卖机只是因为不知道选哪个饮料才好吗?

......

我竟然在他身上都见识到了!

他最蠢的时候是瞪着他那双眼睛的时候。让我一下子想起一年前在巷子里遇到的那个小子,他们黑黝黝的眼睛干净的很,轻易就能知道,这是茫然,这是高兴,这是执着。那样纯粹的展示着内心。

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我并不为此感到惊讶,毕竟他们给我的感觉那样的相似。

当然,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不一样。

而且,我不知是不是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现在我每天上课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去观察他。

导致每到假期的时候,就总会觉得什么事情没有做,特别得不习惯。


日子就在这样的平淡中流过,暑假将近,也就是说第一学期的考试快要到了。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特别特别惊讶的事——影山飞雄他,在超级认真的学习!


他在认真的学习!


不会有人比我更惊讶!自我观察他以来,他有哪次上课是好好拿起过一支笔?更何况在下课后还在奋笔疾书!


最让人惊恐的是这种学习状一直持续到考试不曾间断。

“影山君最近学习超级拼命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真的,我都有点担心他啊,好想让他的脑袋休息一下啊!”


类似这样的对话也是不少。

但尽管他这样努力,还是挂科了。他领到成绩单时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天将要崩塌了状态。邻班的日向翔阳过来找他的时候,他都没有一点反应。

放在平常这两个人呆在一起总是会吵得不可开交。

然后不知日向翔阳对影山说了什么,就见他们两个风风火火的朝某个方向跑去。

大概是第二天,绝大部分人都知道了一件搞笑的事。有两个傻子为了不参与补习去求教导老师时把教导老师的假发弄掉了,结果被要求补习过后要达到一个更高的分数才能通过。

弄巧成拙,这笨蛋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这时我心里也有所计较,排球对影山来说很重要!因为原来他的一系列改变都是为了排球。


对于日本高中生来说,排球的最瞩目的赛事是全国高中联赛,还有一个是春季高中排球大赛。

乌野高中的社团实力谈不上强大,已经有好几年无缘全国大赛。没想到在十月份的时候竟然能在仙台的中央球场为本校的社团应援,而且还能见到本校得到县代表的资格去参加全国大赛!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惊讶不敢置信。

更让人不敢置信的是,乌野高中男子排球部就像一匹脱缰的黑马,在全国的舞台大闹一通,且稳居一席。

直到天气渐渐变暖了,樱花开了又谢,乌野送走一批学子又迎来一批学子,排球部还会被作为谈资出现在某些场景的谈话中。

此时,升上二年级的我被称为学长。班级调动的原因,现在的我和影山已经不再一个班级,但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它让我每天课间的时候绕一段路去上厕所。如果离考试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通常会看到他流着口水睡得正香,如果离考试不远了,那么我会看到他在抓耳挠腮的拼命学习。

我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去观察他,我把这个动作归类为习惯,以至于我可能错失一些机会。

一天,因为陪社团的一个师弟做练习,比平时离开的要晚。肚子的饿意驱使我快步走向自行车棚。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宁愿再晚个半小时,即使我肚子饿到不行!因为那样,我还是一个简单的做着习惯的事情不用纠结思考的高中生。


车棚那里有两个人,一高一矮,说话声音不是很大但仿佛在争吵。走近一看,一个是影山,一个是日向翔阳,大概是两人太过投入竟然没有发现后面还有人。

忽地,日向翔阳一手揪住影山的衣领,在我惯性的‘住手!!!’还没喊出口,他们的嘴贴合在一起!

!!!我闭嘴了。


这XX的怎么回事!我——!!!


我还能像几年前一样冲出去喊:“住手!”吗?我挪开掩面的双手,好像不能!

影山不是被迫的。我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他被那个死矮子吻得情动!

呜,可怜的我......


【END】

写在后面:
脑洞出自阿本的截图和画,这是那个右边的同学和影山的故事XD

评论(11)

热度(20)

©宝女林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