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女林夕

沉迷HQ日影(圈地自萌)
常年掉线,慎fo

【排球日影】两个人





*写在前面:
旁观者角度,第一人称。时间线接着《年过三十》,可单独看,可接着年过三十看。
文笔有限,食用愉快。(注意cp噢)

cp:日向翔阳×影山飞雄






搬回老家住已经有好几天了,因为下雨的关系,我出门并不多,对周围的人印象也不深。爸妈总催着我多出门,大概是我到这个年纪还没结婚,让他们有些急躁。

我向来提倡单身,一个人生活,看新出的电影只需买一张票,饭煮一份不多不少,洗碗也不用费太大力气……

可父母感受不到这种自由能有多少好处,一心想把女儿嫁出去,所以,什么相亲类的事情,他们也没少推给我。只是我一直是能推就推,不能推就硬着头皮上,反正就是成不了。因为我也感受不到成双成对能有多少好处。

又一次,实在推不掉,硬着头皮去相亲了。好在父母不会在相亲途中盯着,与相亲的男子坦白时倒是松了一口气。唉,我并不是没有能力养活自已,有时他们就是太过担忧我在这个忙碌的国家里一个人应付不来。

和男子的相亲以失败告终,他礼貌的去结账,我收拾好东西后,也准备走,经过前一桌的时候不经意一撇,却发现卡座上有一台被粗心的主人落下的手机。

思索一番,我还是拿起那台手机。没有设密码,倒是好办。划开锁屏后,桌面的人是一个像我这样不太热衷于观看运动赛事的人都认识的运动员——影山飞雄。但这张图片和我偶尔在电视上看到的不太一样,说哪里不一样,大概是这张照片里的影山飞雄看起来没有那么精明,可能还有点可爱,或许这样形容一个高大的男子有点不妥,但我就是这种感觉。

这过于家居的图片,让我不禁想到这台手机的主人或许是他亲密的人。女朋友?摇摇头,点开手机里的通讯录,发现排在第一位的竟就是影山!

这个影山是那个影山飞雄的影山吗?

拨通电话后,电话那头的人打消了我的疑惑,“你好,我是影山飞雄……”

电话那头还有另一个人的声音,勉强能听到号码,手机等字眼。

“你好,我在餐厅捡到的这部手机,看到通讯录上有您的号码,冒昧就拨通了您的电话……”

“啊!这是我的手机!太感谢你了!!”手机那头传来另一个声音,男的?!

……

把手机还回去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惊讶。手机的主人是日向翔阳,他与影山飞雄一样,是一个出色的排球运动员。同时也是一个十分擅长外交的人,仅是还手机时与他交谈几分钟,便有种与他已经成为朋友的感觉。

和他挥着手告别后才发觉我们回家的方向是一致的,但是,他和影山的相处让我不禁放慢了脚步。

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了。

“你个呆子!手机都会落下!你个呆子!”

“什么啊,有必要说两遍吗!这是不小心!不小心!再说这不是找回来了嘛!”

……

两个人虽是吵的热闹,但牵着的手却是没有放开过。我往双手呵了口暖气,再把手放进口袋里,忽然感觉12月的宫城县还是挺冷的。

前面的两人走得越来越远了。

我模糊记得几年前有个朋友拿着一本杂志在我面前哀嚎,说她的两个运动界的男神都有了恋情,不知是哪两个女人这么好运气!讲到激动处还把杂志放到我眼前,杂志的内容我是不记得了,但她重复无数次的名字我倒是记得——日向翔阳,影山飞雄。

原来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啊!不知那位朋友知道这个消息会有什么反应呢?我倒是开始觉得,或许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呢。




过完年,假期就所剩不多。妈妈却又给我安排了一门相亲。

相亲的男人约在后街的某个咖啡店。我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回来,近年来几乎不去后街,但对这一带还是有些了解,毕竟我在这里生活的时间不短。但当我在看到后街区那些改头换面的房子的时候,也不禁感叹一下变化真大!

穿过这些建筑去那个咖啡店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门牌吸引到我,那个门牌由三个木制小排球组成,从左到右,第一片小球上写着“日向”,最后一片小球写着“影山”,中间一个写着“和”,是“日向和影山”。


上面的两个名字很明显是由两个人写的,“和”字看着像后面那个人写的。


再往院子里看,院子左边是空出来很大的一块地,中间挂着一张网,大概是练习排球用的场地。右边种着一些树。最高的树看起来有好几年的树龄,大概是入住时种下的,也有些刚种下不久的植物,但是没有看到花,可能是花朵太娇贵难养,两人便没有养着。

玄关处挂了盏灯,想来晚上回去的时候应该会看到这盏灯盛着亮光。

啊,这时的我倒是有些羡慕了。

两个人的生活。




当我去到咖啡店的时候,男人看起来已经来了一段时间。

“真是对不起,让您久等!”

“不,是我来早了,请坐。”

与男人聊过几句后,发现男人很健谈,且十分风趣。或许是心态有所变化的关系,我倒没有拒绝他提出下次见面的邀请。

大概是几个月后,我和他就开始尝试交往,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时候,不能说顺利,因为有不少矛盾,也不能说糟糕,至少两人的矛盾都很好的解决了。

交往一年后,他家人提出结婚的事情,从着手到完成,时间已经是从年初到年中了。他家人不反对我在结婚之后继续工作,倒是我父母有意见,他们认为我这样做不妥,应该好好做个全职太太。我当然没有可能乖乖听话辞去工作,这不是说我有多么热爱这份工作,只是没有工作会感到生活少了一部分。

后来,我的坚持又败下阵来,成了一名全职太太。因为,我有了孩子。

有一次他陪我出去逛后街,经过一个俱乐部的时候,我就笑着和他说,“以后我们的孩子出生了,也可以让他来这里学学排球呢。不知他天赋怎么样?会不会还不错呢?”

“这个主意不错,这里的老师很有名气噢!至于我们的孩子呀,肯定有很好的天赋,因为是我们的孩子嘛!”

“嗯,如果他喜欢排球的话,我们就送他过来学吧。”

……


这个俱乐部的门牌也像那个房子一样写着“日向和影山”,俱乐部里面传来小孩子充满精神的声音,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呢!俱乐部的主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想必也是过得不错吧!

听说他们两个在差不多的时间宣布退役,在不久后还筹办了婚礼。想起前两年在网上看到过一张图片,图片上一对新人和一群亲朋好友,笑得开心。

图片下面的评论有好有坏,以祝福居多,我也在那里写了评论祝福,至于他们有没有看到,我就不知道了。




【END】





*写在后面:

前几天傍晚在闷到不行的时候跑到荷花池旁的椅子上座了两个多小时,期间看到一对年老的夫妻,扶着荷花池旁的栏杆,一来一回的走着,老奶奶走的比较快,老爷爷腿脚不太利索,走得比较慢,老奶奶就时不时回头看他,老爷爷摆摆手说:“你先走。”老奶奶就走在他前面。他们绕着荷花池走,偶尔有人和他们打招呼说着……老师好,我没听太清楚,但觉得这种画面还是能轻易的打动我。于是那天晚上就写了《年过三十》。

今天实在想写文,但没想到一下笔就接着《年过三十》写了,第一人称很少尝试,感谢看到最后。

评论(3)

热度(12)

©宝女林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