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女林夕

沉迷HQ日影(圈地自萌)
常年掉线,慎fo

【排球日影】年过三十



*写在前面:
交往、同居前提。文笔有限,食用愉快。
(注意CP噢)

CP:日向翔阳×影山飞雄*




十二月份,宫城县已经很冷,就算穿着厚衣服,系上围巾也让人忍不住哆嗦一下。但即使是这样的寒冷也挡不住宫城人们的脚步。

年末的奖金,热闹的往年会,受年轻人喜欢的圣诞节,还有即将到来的新年,宫城人们来往的脚步仿佛要把寒流撕碎。


12.21晚,又一波寒流袭来,宫城下雪了。这样寒冷的夜晚,一个男人步履急切,他的帽子、围巾、大衣都落了雪,雪融后沾湿了大衣,他缩了缩脖子,步子跨得更大。

路灯盛着暖黄的光,给白雪渡了一层色,也把男人的身影拉得老长。


男人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房子,快步走去,又从走变成跑。

房子的庭院灯闪着橘黄色的暖光,铺洒在男人身上,他摸了摸门牌,一张被冻得鼻子通红的脸盛满笑容,门牌上写着[日向和影山]。


男人取出钥匙开门,在玄关换完鞋子后,里面的人都没有动静。

寝室里亮着床头灯,床上的人睡得香甜。男人吻了那人的额头,轻声说:“我回来了。”又轻摸他的脸颊,被摸的人眼皮抖动两下,睁开了迷蒙的眼睛,随即回应到“欢迎回来,日向。”



影山掀开被子,让日向躺进去。日向刚钻进去影山就“嘶”了一声,日向的身体太冷,他一点睡意都没了。


“你个白痴!怎么这么冷?算了,我去给你放热水,你先躺着!”说着就下床去。




“啊啊,好舒服啊!”日向洗完澡躺进床上,一脸惬意。

“你怎么今天回来了?”影山戳戳他。

“大地桑和菅原桑说明天大家聚一聚。”

“这样啊。”


“好久不见,大家都变成什么样了呢?有些期待看到他们呐!”日向有些兴奋。


“嗯,菅原桑好像在做医生,其他人就不太清楚了。”因为菅原和影山传过简讯,但说的不多,所以他只是有一些了解。



“啊,我倒是听山口说月岛当了律shi呢!”


“律shi?”那他倒是有可能战无不胜了,影山想。

“对吧,他可是如鱼得水啊。”


两人相视一笑,知道心中所想一致,他们高中三年可从没在月岛口里讨到过便宜。

又聊了些别的,两人就睡下了。




聚会定在下午三点,日向提前出了门,影山在差不多的时候出发。


影山进门的时候,被一圈的“诞辰快乐”和庆生专用的彩纸砸晕了。“……谢谢。”


田中豪爽的拍着他的肩,“哈哈哈,你小子,一脸呆住是怎么回事啊!?不会又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吧。给,这是礼物。”

“谢谢!”


其他人也纷纷递上礼物,影山一一谢过。



最后只剩下日向站在人群中,看着影山笑的灿烂,他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走近影山,单膝跪下:“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会好好对你!”打开的盒子里赫然是对戒指。


“影山,好好回答哦!”旁边有前辈说到。

“喂喂喂,翔阳,你真的长大了~~!”有前辈在胡乱感动。

“这么多年还是长了些脑子嘛。”有胡乱说的。

……



“我愿意。”

直到这句才是日向想听的。



他们给彼此戴上了戒指,又收获了一些或坦率,或别扭的祝福。

热闹一番后,由于没有再进行二次聚会,所以聚会到夜晚九点就结束了。





日向和影山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到十点,院子里的灯亮着,开庭院门的时候惊到来串门的小花猫,它迅速的朝墙外翻过,不小心碰到堆在角落里的东西,发出响声,吸引了日向的注意。


日向往发出响声的方向看过去。

高中时用的自行车放在院子的角落里,落了灰。
记得高中有一次用这台自行车推着影山走了挺远的路。


那时影山在部活的时候扭伤了脚,强烈的痛意让他无法行动,就算后来经校医之手,冰敷后,还是不能自由行动。


回家的时候,日向自告奋勇的提议,可以用自行车推影山回家。


影山别扭的坐在后架,幸亏坡道并不多,推得还算顺利。

那时宫城的雪已经铺得挺厚,在算是寒冷的天气里,日向却热的冒汗。


到了几乎没人的路段,影山忍不住让日向骑上自行车。日向不肯,影山直骂他呆子。后来还是日向妥协了,想想那还是他第一次违法,还好没有被抓包。


因为伤势的原因,那年的春高影山不能出席,日向看到他皱起的脸,拍着他的肩膀说:“没事的,有我在!”


他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曾和影山说过,他会在不久的将来会变得独当一面。可是那次春高,他还是没能带领乌野得到宫城县的出赛代表权。

那时回去的时候,两人并排走着,气氛有些沉重。

“我不会再失约了!”分别的时候日向冲影山喊道。

一路走来,他都不曾忘记这个约定。

今天,他又给这个人许了个约定,这个约定决不容失误,要好好守护!


“快进来,在外面傻站什么。”已经放好外套,换好鞋子的影山看到站在门口的日向,喊到。

“噢,就来。”


“影山,除夜的时候在我家过吧,妈妈说新年的时候可以一起去影山妈妈家过。”

“好,我跟妈妈说一下。”影山挂好日向递过来的大衣,应道。

“不用了,她们两个都商量好了。”

“啊,对了,妈妈还说可以帮忙筹办婚礼,小夏也会帮忙,你想办婚礼吗?”


“不会对你有影响吗?”


“其实前段时间我和教练提了退役的事,差不多定下来了。”日向有些得意。


“……我也提了,已经定下来了。”影山为这巧合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是吗!好巧啊!那以后我们时间就对上了。啊啊,还是很喜欢排球啊!对了,我们可以开个俱乐部,教教小朋友打球!”


“嗯,不错。空闲时还可以去外面看看。”


“对吧对吧!”

……






年过三十成家,

只愿时光缓缓流淌……


【END】




*写在后面:
还算顺利的产出一篇o(╯□╰)o

敏感词是什么鬼!心好塞o(╯□╰)o

评论(1)

热度(10)

©宝女林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