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女林夕

沉迷HQ日影(圈地自萌)
常年掉线,慎fo

【HQ!日影】清晨六点

#私设如山,比如→日影同为美术生
#关于画画的内容均为瞎扯
#通篇瞎扯,一发完,慎点。
#CP:日向影山


草丛里走出来一只猫,细足所过之处,画下串串梅花。它立于三步台阶,金色玻璃球状通透的眸子,眺望侧边公路延伸的远方,胡须微微抖动。

嘎吱嘎吱的声音由远及近,是一位骑车的少年。猫鼻翼微动,不待少年停稳车,已缠绕于少年两腿,侧头轻蹭。少年蹲下身,手抚过猫那胖乎乎的脑袋,挠它短脖子里挂着白毛那一块,直到它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少年笑了,从运动型包包里掏出一包小鱼干。

“乖,乖,吃吧吃吧。”

吃过后,猫舔舔少年的手心,再舔舔嘴,心满意足,又慢悠悠的走回那三步台阶,蜷着身子,一点一点的阖上眼睛,属于猫儿的回笼觉时间。

少年把鱼干封好,装入包内,随后拿出一个小本子,一只笔。他席地而坐,执笔埋头于绘本,时而抬头看那只在台阶上睡觉的猫。不多时,他收起本子,上前摸摸猫的脑袋,过后,骑着自行车往某处前进。

停车处空荡荡,只有三辆车停在那里。日向锁好车,往教学楼右侧的一幢楼走去。这条校道栽的樱花树,今年开得迟,枝头上尽是待放的花苞,绿叶裹着露珠衬得它尤为娇嫩。

日向一口气跑上五楼,一边往右侧尽头方向走去,一边在包里找钥匙。揣在手中的钥匙没有派上用场,门虚掩着,有人捷足先登。日向推开门,看到了他许久都未曾忘记的画面。朝阳以少年为画布,在他的发丝,在他发尾下的脖子,在他挺直的脊背,在他微翘的睫毛,在他英挺的鼻子,在他修长的手臂,在他执笔的手指涂上绯红色的颜料。

少年没有察觉到日向的到来,未停下手中的动作。画架上的纸张,因他的动作愈加生动。森林深处,阳光从高高的密林缝隙照入,微粒在光线周围狂欢,矮草仰着脖子享受来之不易的光芒。他正在画,在高大的树木下,他画了一只松鼠,小小的,胖胖的,抱着松果在啃食。

“噹噹噹……”教学楼的大钟响了六下。

露珠受到惊吓坠入花苞,那朵花,慢慢地瑟嗦着微微绽开。

“好美啊……”日向喃喃。他不想进去了,至少在他完成这幅画之前。日向一点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使得作画人出现失误。

半个小时过得如同半分钟,作画的人完成了他的作品,日向看得意犹未尽。

作画人放下工具,深呼一口气。

“好棒啊!画的非常非常棒!”

他肩膀一抖,深受惊吓,看着日向瞪大了眼睛,许久才出声:“你……你是哪位?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我?啊,我是美术部的学员日向翔阳。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说起来,还没见过你呢?名字是什么呢?”

“影山飞雄,昨天才来这个学校。”

“啊,这样啊,那以后多多关照!”

“嗯,多多关照。”

“说起来,你的画,真的超级超级厉害啊!”

“……谢……谢谢。”

“那个……为什么一直看着我的脸?粘了什么东西吗?”日向边说边抹着脸。

影山摇头,“……笑容。”

“笑容?”

“你的笑容很好看。”

日向挠挠头,又碰碰鼻子,“谢谢你的夸奖,但是被这么一本正经的夸奖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啊。”

“这是事实。”

“啊,不说这个,影山学画画是因为什么呢?”日向急忙转移话题,影山认真的眼神实在是让他感到害羞。

影山又拿出一张画纸固定在画架上,日向听出了他平淡的语气之下的郑重,“为了将来成为一名插画师。”

“插画师!我,我也是!”

“真的吗!那,可以让我看看你的作品吗?”

“当然!给你看看我最最得意的作品,我准备拿去投稿。”

……

“为什么你在这里!?”日向从椅子上跳起,指着右侧桌子的人惊呼。引得旁人纷纷注目。

“这里是我的位子,我当然坐在这里。”影山不为所动。

日向趴在桌子上,如同受到十分大的打击,“啊啊~转校生原来说的是你啊!”

“你有什么不满吗!?”

“非常多!”日向小声道。

“啊!”

“……没有。”而后又在心中说道‘没有才怪!’
对一个不久前才和说过‘你的画糟糕透了’的人,没有意见才有鬼了!说那么失礼的话,不就是画得好一点点吗!虽然好像不止一点点。不不不!绝对要画的比他的要好!

日向兴致高昂的掀开绘本,正准备下笔,右侧传来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有时间画那些奇怪的东西,不如先把你那糟糕的线条练好一点!”

“啊、又说了一次!不用你多管闲事。比起一直练线条,画些东西才是好练习吧。”

“线条是基本吧,这个都画不好,你还指望能画出什么好的作品!”

“我知道了啊。我有自己的练习方式。”

“什么什么?我看一下。”两人的声音引起了周围同学的好奇心,邻座的男同学趁日向不注意,一把把绘本夺过去,并翻看起来。

“啊,还给我!”

男同学躲过,侧身翻看,“什么啊,机器人!?日向,你也太土了吧!而且,这是什么画风,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是机器人吧。哈哈哈。”

“还给我啊,青木!”

“不用担心,这么逊的绘本我不会拿的啦。”

“至少不会比你逊。”日向和青木都顿住,齐齐看向影山。

影山直视青木,带着些怒气,“擅自拿别人的东西,没有看完就着急着评论嘲笑人,即使是这样的东西,你画得出来吗?有什么资格嘲笑努力去练习的人呢!”

影山气势骇人,青木先是被吓了一跳后火气也噌的上来了,周围的人看情况不对劲赶忙过来劝停。不久,授课老师进了教室,打闹就此结束。

日向侧头偷偷瞄向右边,影山也在看右边。他可能在看窗外那棵树,可能在看远处的天空,也可能什么都没在看,只是在发呆,留一颗后脑勺供日向观赏。

他为什么那么生气呢?日向想。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是在帮我,可还是说了,很逊,之类的。今天已经第三次了哦!

他的手指真纤长啊,拿起笔来怎这么好看呢?

啊,都在想些什么啊!日向猛的把头埋入手臂。

“疼!”短短的粉笔头砸在毛茸茸的脑袋。

“日向,上课不许睡觉!”

“是……”

日向把颜料堆回一个地方,支起画架,固定画纸。

“咦,翔阳今天不给绘本上色吗?”

“嗯,要练习线条。上色要等线条的练习时间达标才可以弄。”日向把纸皮铅笔的线往下拉,撕去纸皮。

“欸!这可真是少有啊。”

“因为不想被说‘好逊!’这样。”

“那,加油吧。”

“嗯,由纪桑也是。”

影山迟了许久才来,小声打过招呼后,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属于他的画纸,在早上的时候已经被他打了底稿。他看着画纸好一会儿,才开始续着画。

一束向日葵,迎着暖阳怒放。许多留白的地方,影子很淡,从窗口遛进的光线也十分柔和。

日向的画纸被长长短短的线条侵占,他换了张画纸,新的画纸不久又被划满线条。日向把纸皮铅笔的内线往下拉,剥开一层层纸皮露出被磨钝的铅笔芯。继续往新画纸画线条,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参差不齐。

微风从窗口吹入,窗帘轻轻摇动。影山柔顺的发丝被打乱,T恤微微鼓起,执笔的手正认真的轻柔的晕着阴影。

日向在练习线条的画纸上绘下一只猫,猫的前足勾着一颗樱桃。放置一旁的颜料也被拎出来,玛瑙红,柠檬黄,石灰白,夕阳红,湖水蓝……

湖蓝装点眼睛,灰白点缀皮毛,柠黄涂抹背景,樱桃如玛瑙覆上夕阳霞光,啊,还有猫的肉球,点上红梅……

“哇啊,日向君,这个……超可爱!”路过的扎着双马尾的川上惊呼。

“啊,谢谢!”

“诶,真的,虽然翔阳平时也有在画猫咪,但今天的猫咪有不一样的感觉呢。”石原探过头来,托着下巴思考着什么。

“比之前要温柔很——多。”川上接话。

“对!”

两人相识一笑,一副了然的样子,转而对日向笑的不怀好意,“日向君,发生什么好事了?说来听听呀。”

“没有啦,没有啦。什么事情都没有。”日向连连摆手。

真的,没有啦。只是,遇见了很好看的画面。

“那个绘本……能借给我看下吗?”

“诶?”

影山转过身,“那个画着猫咪桑的绘本,借我看一下。”

清晨六点的钟声,和着影山的话,把日向脑中最后一点睡意抹去。他一面密切关注着影山的表情,一面从身侧的背包中把猫咪绘本拿出来,递给影山。

“为什么会知道我有猫绘本?”

“昨天有人经过撞到你的桌子,绘本从里面掉出来了。”

影山翻动着绘本,每看一页,脸上的表情都不大一样,神情之丰富多彩直教日向咋舌。

“你这家伙是有多喜欢猫啊,再说,如果喜欢的话,也是和真的猫玩耍比现在对着绘本的猫摆出色老头的表情要好吧。”

“闭嘴。”

“喂喂,你现在拿着的可是日向大人的绘本噢。”

“只有猫绘本能看的人,有资格这么得意吗。”

“只有猫绘本能看真是对不起啊,还给我。”夺回两秒钟的绘本,在下下秒钟又到了影山的手中。

“……色彩很好看。”影山嘀咕两声,继续翻看。团作一团的猫咪,伸懒腰的猫咪,追赶中的猫咪,吃鱼干的猫咪,草丛中的猫咪,台阶上的猫咪……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全是猫咪。影山握着绘本的手微微颤动,往下翻,一张夹在绘本中的纸掉下来。影山捡起,一只白猫前足勾着一颗粉樱桃。他认真端详好一会儿,啊,是红樱桃。手中的纸突然被日向抢过连同绘本。

日向见影山长时间盯着那张画,脸火烧火燎的烫,仿佛整个人赤身裸体任人观看,心中那点想法一览无余。他拿过绘本和那张画,自觉自己反应过度,忙补救道:“绘本仅仅是绘本,不如去看真正的猫?”

“……”

“怎么了?”

影山抿嘴,不甚乐意,开口却尽是委屈,“我……猫咪不待见我。”

“噗,原来是这样。没关系,这还有我在呢!”

拜访的第一位猫咪桑是教导老师的橘猫。橘猫深受高校女子的喜爱,常有人双手奉上美食。进贡食品种类之丰富促使橘猫拥有一个丰满的身体。
它爱睡觉,常驻的地方是教学楼一楼左侧的阶梯。

日向靠近时,橘猫慵懒的掀开眼皮,看到是熟悉的人后又阖上。对于日向抚摸它的手,也只是用尾巴轻轻扫了两下,便没什么动作,只剩下喉咙里溢出的咕噜噜声。

“过来。”日向朝几米远的影山招手,影山磨蹭着,用僵硬的步伐向日向靠近。

他一步两停顿,生怕吓到橘猫,日向看得又好笑又无奈,直接走到他面前,他还迅速后退了一步。

日向走前一步,“摸摸看。”橘猫已经懒得睁眼了。日向继续引导,“别这么严肃,轻松点,摸摸看,小吉心胸很宽广,不会在意的啦。”

影山缓慢地,缓慢地伸手,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到橘猫的脑袋,“慢慢地顺着毛摸。”听从着日向的指示。橘猫被摸的舒服,舔了舔他的掌心。影山因为吃惊而微微睁大眼睛,手中的动作也顿住,也许过了很久,也许过了几秒,他低下头,笑了。纯粹的,很纯粹的笑容。

怎么回事儿呢?楼道里的声音,隔壁体育馆的声音,都变得十分遥远。

日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许久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明天……你要去认识一下白领子吗?它,它也很友善,我想你们会相处的很好。”

“好啊!”

所有的声音,又随着这句话而回归。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鲜活。

饭菜十分可口,天空湛蓝湛蓝,参差不齐的线条变得可控,猫咪们比往常可爱,生活美好,世界和平。

日向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持续下去。

早晨和影山一起去拜访猫咪,在六点钟之前去到画室,磨练画技。原先有些寒碜的线条如今已经画的十分流畅且有张力。除此之外还掌握了许多十分实用的绘画技巧,这是影山作为拜访猫咪们的谢礼,教授给日向的。

中午的时间不多,午饭过后的闲暇时间,日向和影山用于学习文化课。为了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接受更系统的绘画学习。两位都不是爱学文化课的人,不过,暂且不说影山,这次文化课对日向尤为温柔,大概是因为他这次也十分有耐心。

傍晚,三到四个小时的部活时间过后,有时他们会去外面写生。他们去过森林,去过市中心,去过神社……

再尽兴一点的是周末,他们背着画板,骑着自行车出行,遇到不错的景色就停下,静静的看或画。骑到的最远的地方是仙台,花费了整整一个周末的时间。影山画仙台体育馆,日向画仙台市体育馆的吉祥物,以及正在作画的影山,那是他第一次画人物,用上了所有学到的技巧。描好后被他夹到了画板最底层。

这边夹好后,影山还在作画。日向看了好一会儿,也埋头于绘本,一阵涂抹,停笔时,纸上赫然是一个Q版的影山。他直觉有趣,又在旁边绘了个自己的Q版形象。

看着绘本里两个小人,日向按捺不住自己的手。他把中午两个人在便利店吃新口味冰淇淋的场景画入绘本,影山一口咬了太多冰,冻得五官皱起来;把两人骑着自行车的场景画入绘本,途中车坏了,要推着车前进;把清晨拜访猫咪的场景画入绘本,三叶奶奶家的小黑十分怕生,见到跟在日向身后的影山,咻地一下就跑了……

画几幅,影山那边快要完成了,日向也停下笔,不知想到什么,他把那几幅Q版的绘画作品扫进手机,微修后,发表在XX网站的主页。

影山寄出去的画稿被退回来。编辑请求影山出个彩色图,但他拒绝了,于是画稿又重新回到影山手上。

“为什么不上色呢?”日向一张张翻看图纸,庞大且古老的密林,宁静庄重的神社,院子旁的蔬果架,公路边的水稻田……如果说每一幅画的光影起舞,都是一场视觉盛宴,那么画中神态不一的小动物,则是情感归处。“太可惜了呀,为什么不收呢?。”日向自言自语。

“我哪里会知道。快收好,今天去利智购物中心买画材。”影山把清单塞进书包,“别磨磨蹭蹭了,我要先走咯。”

“啊,等我一下。”

“……嗯,这种应该会好一些。日向,你换这种画纸试一下,着色会好一点。日——向!”

“啊,抱歉,你刚才说了什么?”

“你这家伙!顺着手机神游到太空了吗!”

“我在看这个,喏,往下翻着看。”日向把手机递给影山,话里带着得意,“现在本大爷大受欢迎噢。”

影山狐疑地接过手机,“哇,这……”

设定三米高的战斗型机器人,两米的空战机器人,机器人合体,战斗场面,机甲下的武器……

“可恶,好帅!”

“对吧,所谓男人的终极浪漫。啊,后面不要翻!”

可惜慢一步,“这是?”影山看着绘本里的两个Q版人设,指着头发乱翘的一个,“这是你?”日向点头。影山又指着脑袋圆滚滚的另一个,不满道:“为什么我的形象,嘴巴是这个设定啊?”

“因为影山经常做这个动作啊。”

“我没有。”

“有的。”

“没有!”

“啊对了,MHA的电影周六开始排片了,要去看吗?我定了两张票。”日向晃了晃手机。

“要!”

日向的拇指来回触碰手机,“我说……”

“什么?”影山没有回头,点着纸张,顺口应道。
“我发现我从没看过影山画彩图,为什么影山从不画彩图呢?”

影山点纸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因为我画的彩色图很难看。”

“欸!不会吧!完全无法想象。”日向脸上写满了不信任。

哪种意义上的难看?是没有满足自己要求的难看还是字面意义上的难看?日向看了眼蹲在地上认真选画纸的影山,唔,他说的毫无疑问就是后者吧。

可是,日向还是无法想象,明明黑白稿那么好看。

“所以说,我不画彩图!”影山推开日向递过来的颜料。

“两个月前,不知道是谁和我说,线条是基本要好好练习,然后我努力练习到现在,画出来的线条确确实实的比两个月前的好看多了。影山不会连练习都懒得做吧?先前那个是个不错的出版社呢,如果成功了不就是离目标更近一步了吗。”日向看着影山的眼睛,再一次把颜料盒递出去。

影山也看着日向,大概过了几秒钟,他接过颜料盒。

黛蓝色若隐若现的山峰,竹色芦苇叶,谭青色泛光的湖水,混着泥巴露出水面的焦褐色枯梗,觅食的丹顶鹤,踮着纤长的脚,收拢黑白羽翅,喙轻轻拨弄水面,头顶一点红得过分。

“你的话,能看出来吧,这幅画毁在哪里。”

“为什么?”画很协调,前提是除去那鲜艳的过分的红色。

“这不是靠努力能改变的事。我,是红色弱。我眼中的这幅画,色彩刚刚好,没有不舒适的地方,可是在你眼里并不是这样,它会显得怪异且不协调。我也试过把颜色调到比自己的感知色更淡一点的色号,可是调完了,画完了,那幅画在我眼里就显得怪异,我……我根本就不知道要画到什么程度,我无法判断。所以我决定不画彩图。反正画出来就是个失败品,还不如别浪费时间。”影山盖上颜料盒。

“一点都不像你啊。”

“蛤!?”

“说丧气话什么的,一点都不像你!”影山的话,应该是脑子发热,拼尽全力把事情做好,绝不会就这样退缩的!“你在害怕什么啊?失败吗?那种东西,就能把你吓着吗?”

“唔~啊啊,我是笨蛋吗!”日向在床上来回滚动,两手抓着枕头猛地盖到头上。闷了许久又从里面转出来。

由着性子说了那些话,影山都没有说话,被讨厌了吗?

日向又滚了几圈。

本来就是,影山就不应该说那样的丧气话,一点都不衬他!自信满满的拿着笔说:“就这点东西,小意思。”然后刷刷两下赋予一张画纸生命,这才是和影山相称的吧。

不不不,脑补过度了!不过总的来说,影山不应该是这样轻易就放弃尝试的啦。

不过他好像相当烦恼啊。『我……我根本就不知道要画到什么程度,我无法判断。』怎么办才好呢?

啊,明天要一起去看电影!

日向深吸一口气,明天一定要再好好商量。

工作人员名单播放完后,银幕暗了,整个放映室处于黑暗之中。

“我会努力的。”黑暗中传来影山的声音。

“诶?”

“所以说,我会把色彩练好的。”室内的白炽灯照亮了影山的脸庞,神情是日向熟悉的,自信的模样。

日向控制不住嘴角翘起的弧度,“这才像是影山君说的话嘛。”

两人走在通往巴士亭的路上。脚下伸出去的影子披上淡黄色的暖光,信号灯闪烁着转换频道,来去匆匆的行人之中,仿佛只有的他们俩被时间优待了。

“其实我被嘲笑了,在我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的时候。”影山把背包移到后面又移回原位。

“那个时候我画了妈妈,淡粉色的唇釉,旁边的人看到了,指着我的画对着全班的同学,一边笑着说『好像鬼婆婆吃人的嘴,沾满了血!』一边张牙舞爪的模仿,大家在一旁,很欢快的笑并且附和着那个同学。我……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总算知道了原因,却因为被嘲笑太多次,不知不觉中内心打起了退堂鼓。”

“我,不会再逃避了。”影山一笑,有什么东西随着那一笑消失了,又有某样东西被笑容浇灌着长大了。

影山两周没来画室,朝阳没了画纸,只能耍赖似的胡乱涂鸦。

“白领子,你说,影山那家伙去哪里了呢?”日向托着绘本,心不在焉的下笔。

“上课也是刚下课就走了,画室根本来都没来,都找不到场合问他。”

白领子懒懒地打了个呵欠。

“你也是,倒是稍微理我一下呀。”日向摸摸它的头顶,“算了,你也不懂,我走了,明天过来看你。”

停车处有辆黒褐色的自行车静静停在一侧,日向迅速停好车,猛的朝美术室跑去。

门虚掩着,日向顿住慢慢靠近,轻手轻脚的打开门。霞光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爱意,温柔拥抱那个专注于画纸的人。日向就像第一次见到影山时一样,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他。

学校的钟楼“噹噹噹……”的敲了六下。

影山一转头就和日向的目光对上了。

“早上好。”他说。

日向回过神来,“早上好。”

“啊,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最近都跑哪里去了?早上也是,下午也是,都不在画室。”

“我去做颜色辨别的训练了。”

“蛤?”

“不是你说让我别放弃,努力去尝试吗。”

“那你现在是练好了?”

“没有,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现在才只是大概知道自己的用色和别人感知的颜色的差异度。”

“那你……”

“部长说一直缺勤不太好,而且,今天是你生日吧。”

“什么呀,影山君,你意外的上心嘛。”无论日向怎么朝影山挤鼻子弄眼,也无法掩盖半分那份从内心传来的喜悦。

“还不是因为有人一直在XX网站上上传我给他庆生的画。顺便一说,其他的画我也看完了。”影山把脸上的笑一收,作郑重状,结果失败了,弯弯的嘴角怎么都收不回,“日向翔阳,你的心意我好好的收到了。接下来请多多指教了。”

日向眼里尽是笑意,“请多多指教!”

清晨六点,万物苏醒。

爱,亦如此。

【END】

#感谢看完




评论(14)

热度(51)

©宝女林夕 | Powered by LOFTER